新开户送体验金

时间:2018-10-12    阅读:51 次   

  
  篇一:江湖
  夕阳如血,浸染着天空,古老的城墙,弥漫了风沙。断壁残柱间,仍能嗅到那场血雨腥风。触摸的手指,脉络渐渐清晰。传递着,风云变幻的几度繁华。仿佛讲述,那个流传千年的,古老神话。那个关于你,关于江湖的故事。
  一座古城,一抹斜阳。驼铃摇起的蜿蜒沙路上·,昔日,英雄无悔,剑指天涯。血溅金陵的刹那,你,一统江湖。从此,天涯沦落,从此,大漠孤烟。江湖于你,也就是一场恩怨情仇。如若与相爱的人,共千山,暮天涯,谁又愿意,踏入这冷冷的江湖。
  人说,江湖路,有来无回。这一遭,但不知要走多久,走多远?天涯几经回,只留下,几许相思,几许落寞。万般啧叹,唯有无可奈何。纵是望断秋水三千,碧海连着天。却望不断,情丝千结,痴情粘着心。終也只能是,在这漫漫黄沙江湖路上,两两相隔。英雄有泪,只是,不轻弹!
  一支短笛,满眼烟沙。江湖路上春秋又几度,月色倾城时,大漠孤单夜。你,一曲浅笛辗转,梦里悠扬,徒留多少悲凉洒满江湖路。一个人,一壶酒,饮尽了风霜·,独念伊人,月下红妆的情丝缱绻。英雄几多愁,便是不语,只将愁思深结,情丝百转。终也是,转山转水,也转不出依恋情长吧!
  谁说,一醉解千愁?醉过方知,酒入愁肠愁更愁。都知,江湖,路远。儿女,情长。这江湖之内,远天涯,遥千古。江湖之外,又会有谁为那个,大漠古城下,剑指天涯的无悔英雄,泪湿衣襟,痛断肝肠?是我,还是她?
  穿越古老的城墙,站在大漠孤烟下,问你;这千年前的江湖,可是我一个人的江湖?你可是我的英雄无悔!
  
  篇二:我的江湖
  夜露湿透天地的心,星子无语。秋虫收敛薄翼,打点雾霭的行囊。岁月遗忘的一枚玉蝴蝶,在时间的河流中散尽馥郁沉入永恒的杯底。
  月儿的素手,舞动一生纤柔的浪漫。冥冥中传来阵阵熟悉而安稳的清香,轻轻地抚慰我的心房。心就这般随你而动,几度寻找回眸,才发现你是我前世今生追逐的永远。
  时间,在此刻瞬间定格。轮回中,依稀有梦的身影悄然滑过。风的呢喃,掠起夜的衣袂。思念的丝线,编织成一张弥天大网。而我,就身处那网之中央。千载万世之后,当你我再次相遇那一刻,你依然是我爱恋的人……
  沧海桑田不断演绎,平台注册送38元体验金俗世中的万般痴缠。枯死的胡杨树,独自伫立在荒无人烟的荒漠。哀伤而悠远的目光,穿越世间数载春秋,几世轮回的情。梦想被无休止地禁锢,只有那颗渴望自由的心在时空的洪流中翱翔。
  绵延不绝的爱,为你打造一叶遨游四海的扁舟。爱你,是生生世世心与心的相守。灵魂飞过城市的高楼林立,任风簌簌地穿过浸泪的心田。你的幸福,是我今生最美的等候。不经意间,我看见所有爱恨情愁均被放牧在浩瀚的宇宙……
  通常,我们习惯于被动地接受爱。在被爱的时候泰然自若,心安理得地享受被爱的幸福。然而当某一天,这份爱被强制剥夺,再也不复存在的时候,才发现它早已无可替代。(中国散文网- www.city0773.com)
  能爱就尽可能地爱吧,即使有一天我们可能会心碎地离开。但那时的我们不会有太多的遗憾,因为我们已用尽自己生命的每一分力气……
  苍穹孤行,谁可相依?迷茫的目光,穿透亘古,试图窥探一丝端倪。扑朔迷离间,才发现惟有影子一直与是自己相依相伴。寒鸦轻啼,半轮残月斜挂枝头。无法挣脱的情丝万缕,揉碎了秋雨零落一地的心事。
  一缕紫色的忧郁,在薰衣草的海洋中蔓延流淌。合掌祈祷,祈祷深深紫陌中所有的爱情圆满。红豆的眼泪,拨动岁月的琴弦。神秘朦胧的午夜,叶落成殇。那些早已被年轮碾碎的情思,又有谁能够救赎与忘却?
  不是所有的灵魂,都会在尘世间漂浮。亘古的情缘,在这一池秋水里突兀。黯眸在碧海中浑浊,只因不能快乐你哀伤的思绪。枫叶,染红了秋夜的落寞与孤独。
  拾捡夏末遗落的音符,弹奏一曲季节凋落的落殇。此刻的我不再彷徨,也不再孤苦寻找。经历了这许许多多的我已经明了,你的一切就是我生生世世的江湖……
  
  篇三:江湖
  哥几个商量着寒假要去苏州走走,我自认为我属于比较另类的一个群体,逢年过节,迎着回家过春节的浪潮往外跑。
  “江湖”我一直很喜欢这个词语,宿舍老大说“你丫的整天不务正业,没事好好看看书,好歹咱也算是高级知识分子嘛!”。我则反击道“我哪里是不务正业呢?只不过不像你们‘无辜寻仇觅恨,有事更添烦恼’罢了”。
  去年寒假我和李大头去了南京,看着熙熙攘攘回家过年的人群,丫的哭的跟泪人一样,他说都怪当初自己不小心才上了贼船的,是自己没有抵挡住敌人的糖衣炮弹的攻击。我说他像林妹妹一点豪情都没有,他听后坚决不去了,非要拉着我的行李往回走。
  临近春节的时候工作是很轻松的,毕竟看着一波一波回家过春节的人大家都有点小情绪!厂里领导索性把一间培训员工用的多媒体教室改装成了KTV供大家消遣。每天晚上八点左右下班,对于我们这种曾经经历过高考魔鬼训练又在大学里受过补考洗礼的人来说原本就是享受,多余的能量没地方发泄,就勾肩搭背的去K歌。到了之后听那些员工唱什么周杰伦呀,林俊杰呀,我就火了,什么什么呀,一点离愁别绪的感觉都没有,李大头听着听着只打哈欠我就拍拍他的肩膀说“走上去吼一嗓子去”。
  我可劲的吼《流浪的人》,《离家的孩子》;他则一遍又一遍的唱着陈红的《常回家看看》,我注意到刚才还在那里情呀爱呀的同事们这会儿竟是双眼迷离,眼里含着晶莹的泪花。末了,他们拦住我俩不让下台,非我们要再唱几遍不可。我也当仁不让,自认又收获了许多泪水,我敢肯定当时我一定俘获了不少少女的芳心。所以在走出KTV的时候我借用了一句很有名的话“哈喽,大家好,我叫张云鹏”。
  下来后,李大头问我,你不是嫌我“林妹妹”你自己今天怎么也娘起来了,我说我那不是娘,我那是一个血性男子汉爆发出来的狼嚎。他说你就是一头狼刚才我还看见你的眼睛透着绿莹莹的光芒呢!
  除夕那夜我和李大头上的是夜班,也许那天大家都不在状态上的缘故,所以干到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组长挥挥手说,“去吧,回去玩去吧”
  我和李大头像蒙了大赦的杀人犯,前后冲出了车间,出来后才发现没什么可玩的,外面还下着小雪,凛凛的朔风直往脖颈里头钻。“横竖今天是不会关大门的,咱们出去乐乐?”我看着他。
  也许外面噼噼啪啪的鞭炮声给了他无限的向往,他竟答应了,“来世一遭,人生一回”,他满怀豪情的对我说。
  也没什么去处,人家都忙着过节,我俩像两个孤魂野鬼在马路牙子上游荡,我看见他眼里闪着泪盯着漫天凌乱的雪花。也许这一刻他在想着远方的亲人吧!想象着他的爸爸妈妈兄弟姐妹们围绕在桌子前,屋里暖烘烘的,盛馔的香味弥漫一室。
  我俩在路边还没打烊的超市里买了两瓶白酒,就坐在马路牙子上,一口白酒一口风雪,也没有下酒菜,烧的胃痛。我说这很有林教头风雪山神庙的感觉,他说他感觉我俩像流落他乡的乞丐。几口白酒下肚他已经醉醺醺的了,我也舌头打不过弯。忽然,他跪在雪地上,面朝北面“爸妈!你养我不容易呀!我给你俩磕头拜年啦!”我看后哈哈大笑,笑后搂着他的脖颈嚎啕大哭起来。
  我第一次感觉到有种撕裂心脏的感觉,我们这一代一出生就被打上了“幼稚,奶油,没有责任内心”等等太多的标签。
  我忽然想起了来南京前夕我跟妈之间的电话。
  “别去了,家里不缺你挣得那几个钱。”
  “妈,我不是为了挣钱,我只是想找一找江湖在哪里。”
  妈哽咽着挂掉了电话,我挥一挥眼角的眼泪迈上了去南京的路。
  我很想家,这是真的。不过我一直都认为人生不过是一个过程,而且那个结果我看的一清二楚。
  我来了,没打算活着离开。
  我走了,结果是什么都不在重要。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city0773.com/sanwen/1402493.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