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开户送体验金

时间:2018-10-14    阅读:78 次   

  
  篇一:那些,旧时光
  我想我大概是很喜欢树的,特别是高高大大枝繁叶茂的树。
  当故乡和老屋这两个词常常出现在我文字里时,我发现我的记忆深处生长着两棵树,一棵是桑树,一棵是槐树。
  一旦想到故乡,就会发现所有的记忆都缠绕在这两棵高大的树之间。只要一闭上眼,那些幸福而又甜蜜的时光,就会被我像剥蚕丝一样,一层层剥开,回忆总是那么柔软。
  我喜欢旧时光里的温存,喜欢一遍又一遍的触摸那些慢吞吞的日子,仿佛指尖划过琴键,便有音符轻快地跳跃着,如锦缎般轻盈悦耳,恰如我欢快的童年。
  那时候老屋还在,院子大概比一亩地都还要大,那棵高高的大槐树长在门楼右侧。矮矮的院墙根前种满了向日葵,以及一丛丛现在才知道名字的高丽菊和各种颜色的凤仙花,夜茉莉总是和爬满了墙的葫芦花一起,在夜幕降临时风情万种地绽放……
  院子里有一个木头做的秋千,还有一两只长脖子的大肥鹅,父母亲是不允许我们养狗的,不仅仅因为节省,更多的是父母怕年少的我们承受不了失去,这个在我的养的猫离开我以后,我才明白父母的良苦用心。
  大槐树开花的时候,蔷薇花也开了,老屋的院子一下子就热闹起来。往日里丑陋斑驳的旧墙在蔷薇花点缀下鲜活起来,夕阳下的老屋,就像一幅色彩鲜明的油画,安静,热烈,美好。
  摘槐花儿一般都选阳光明媚的午后,整个院子里都是飘着槐花儿的清香。父亲在长长的杆子上绑一把镰刀,哥哥灵巧地爬到树上,找一个比较稳妥的树杈坐好,拿着父亲递给他的杆子,选开得浓密的槐花枝接连不断地削下来。
  不一会儿,邻居们也拿着笸箩有说有笑地进来了。每年槐花儿开的时候,胡同里没有槐树的邻居都会到我家摘槐花儿。到了晚上,家家户户会做槐花儿吃,槐花包子,槐花饼子,槐花渣……
  每每想起老屋和槐树,回忆都是香的,那条熟悉的巷子也是香的。对了,还有炊烟,家家户户房顶的炊烟,在风里盘旋着,连这炊烟也有一股淡淡的清香。
  站在村口第一眼看到的那棵树,是一棵桑树。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我觉得这棵桑树是我的,甚至,我曾想它应该只属于我一个人,所以,我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刻上了我的名字。
  大桑树真的很高大,那时候大概需要我们三个人合抱才能抱过来。那么广阔的场院,只有这一棵威武挺拔的树,不过我觉得它并不孤单,因为有我,年少的我常常和它说我的心里话。
  其实那棵桑树父亲是要杀掉的,因为大桑树在我家场院的边上,父亲说晒麦子的时候它会遮挡太阳。幸好那会儿大桑树已经结满桑葚,密密麻麻绿色的桑葚让我馋诞欲滴。
  在父亲拿着大锯真要据树的时候,我充分发挥了我得天独厚的耍赖功夫,我和几个小伙伴抱着桑树哭得肝胆欲裂。我一边哭一边争辩,为什么杀掉我的树,那么多桑葚都还没有成熟,还有,它遮挡了太阳,正好我们可以在树下乘凉啊,不然天那么热,中了暑怎么办?最
  后自然是父亲败下阵来,用现在的话说,真可谓我一放声,谁与争锋啊,父亲是最见不得我哭的,何况我还是那么会耍赖。
  春风十里不如桑葚成熟时,我们像一只只灵巧的猴子,顾不上擦去手上嘴上深紫色的酱汁,在桑树的枝桠间跳跃,在阳光穿过树叶的照耀下自立为王,年少的时光就这样在回忆中恣意飞扬。
  这棵高大的桑树陪伴了我整个小学时光,最后是因为要修一条宽宽的路,桑树被砍了。后来老屋院子里盖起了新房,那棵老槐树做了新房的房梁。幸好,老屋还在,我常常在老屋斑驳的墙上,寻找那些曾经温柔过岁月的,慢吞吞的旧时光。
  如今,在遥远的里斯本,依然怀念老屋,在紫荆花开的慵懒的午后,在春日的黄昏,泡一杯故乡的新茶,缱绻在旧时光里,不能自拔。
  我常常在旧时光里遇见我的树,一棵是桑树,一棵是槐树……
  
  篇二:咖啡·那些旧时光

  喜欢咖啡,没有理由。就像是每一天必须要吃饭一样,咖啡就成了生活中的必需品。不知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了咖啡,大概是高一的时候吧。每晚必定要熬夜的,第二天清晨总顿不已。然后,自然而然的开始喝咖啡。
  一直都喜欢雀巢的原味咖啡,淡淡地苦,淡淡的甜。仿佛千年万年,世事纷扰都在那苦与甜中消磨殆尽。冲咖啡的时候,总是不喜多加水,不喜用伴侣,只是维持着哪一种原本的馨香,伴着每一个夜晚,每一个清晨。淡淡地若有若无的香气弥散在空气里,惹人遐想。
  咖啡里既没有愤世嫉俗的味道,也没有争权夺利的目标,只有一种让人心平气和的魔力,让人沉净,思考。我不禁感谢那个发现咖啡的人来,若不是他,这世间岂不少了一种美味?
  有时候常常会想,如果没有咖啡,我的高中时代又会是个什么模样?
  曾想用华美的文笔纪念我的高中时代,但每每总是搁笔不前,不是高中无可留恋,而是最先涌入脑海的,一定是那不变的咖啡香。桌子左上角,透明的杯子里,咖啡安静的沉默着,陪伴着,仿佛千年万年也不过是过眼云烟。睡眼惺忪时,总是抓起杯子,狠狠地灌下一大口,继续执笔奋战。那个时候,所有的不甘,所有的希望尽在咖啡中了。复读的时候,总是睡得很迟,起得很晚。待我风风火火赶到教室时,饮水机里已经没有开水了。后来,我就想了一个办法,在前一天晚上,就把咖啡冲好。待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就有现成的咖啡喝了。而且我还发现,凉的咖啡似乎更有提神的效果。自此以后,乐此不疲。不过,冬天的时候,早已冷却的咖啡真的是难以下咽,那种温度,凉到心里。紧闭眼睛,一股脑儿的喝下去,身体里的血液仿佛瞬间冰封,凝固。这和小时候冒险吃雪是一样的性质,痛着,也快乐着。当然,后遗症也是很严重的,我的胃终于不堪重负,每天频繁的腹泻。(中国散文网- www.city0773.com)
  那些冷却的咖啡,是冰封的记忆,是我此生都无法忘记的永恒。
  翻开手机的通讯录,看着熟悉的名字,指尖温热,想起在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个朋友。
  每次超市咖啡大减价的时候,我总是要抱好几盒回家。她在旁边不停地数落着,无非就是喝咖啡会上瘾啊,对身体不好之类的。我总是无奈的笑,照喝不误。有一次她真的生气了,那次我重感冒,还是坚持喝咖啡。她直接把我的咖啡一把夺去,倒进了垃圾桶。我又何尝不明白,她是真心关心我的,我还是无奈的笑了一下,然后在课上沉沉睡去。下课的时候,她向我道歉,我并未责怪她,只是问她为什么突然改变了主意。她亦是无奈的笑,说,上课的时候,看见我睡去的样子,实在是于心不忍。我笑了,高考,我们必须要放弃很多东西啊。
  后来,高考之后,在逛超市的时候,我总是习惯性地走向摆满咖啡的货架,而她总是不由分说的把我拉走,痛心疾首的说道,你真的不要你的胃了?!然后再也不准我喝咖啡。我依旧是无奈的笑,但笑里多了些苦涩。那些纯粹而又干净的记忆,真的就只能是记忆了。
  看《花田半亩》的时候,猛然牵扯出记忆深处的这段时光。所有的人,所有的事好像是被一根细细的线牵扯着,在灵魂深处,挣扎着,哭嚎着。我无力亦无意挣脱,眼看着自己溺毙在回忆中,却能笑着流泪。
  想起从未去过咖啡店喝咖啡,一直深以为憾事。到合肥后,一直想去星巴克喝咖啡的,但随即就笑着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那甜蜜的咖啡香,那一段为了目标不曾退却、不曾后悔的时光渐渐地淹没在记忆深处。只有在某个特定的瞬间,记忆才会汹涌着翻滚而来。其实,失去的终会逝去,我又何必再执着地不肯放手?往后的岁月里,也许我会再喝咖啡,但早已不是我的咖啡了。
  怀念咖啡,怀念那段旧时光。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city0773.com/sanwen/1403069.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