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开户送体验金

时间:2016-11-04    阅读:31 次   


  篇一:记梦
  11月29日的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我第一次在梦里把全家人都梦到了,先是大哥,我清晰的看见他站在母亲的面前流泪,那眼泪像小溪一样簌簌流淌不止,他哭的很伤心,他哭他对母亲的怜悯。他在后悔他对母亲所做的一些过激之事。后来他就吵嚷他的衬衣最上面的扣子丢了,他就到处找这个扣子,我却看见了他那颗灰蓝色的小扣子上面还带着一丝线在一个凳子腿下,我给他拾起了这枚扣子递给了他。他接过扣子我就看不见他了……
  这是在一个很凌乱的屋子里,有很多的椅子。
  我梦见我们全家人,包括母亲,我们都在一辆马车上,二嫂赶着车,那上面的最后的坐位是一个红色沙发,沙发有着深深的窝陷,那意思好像是留给我坐的,我最后一个上的车。我想我坐在那窝陷里,就不担心车颠簸起来掉下去了。二嫂站在车的前边,长长的伸着一支胳臂向前指着,这时二哥说,歌词里唱的“左手一指太行山,右手一指是吕梁”那句,你们把“手指”二字理解错了。
  这时,四哥就和二哥犟起来,四哥说“手指”就是手指出去的意思,二哥说不是,他说你们谁也不会理解的,二哥很沮丧的样子,他跟前有他的女儿觅仰着脸不解地看着爸爸,他的儿子不屑的斜睨他……
  三哥坐在车的中间,低着头一声不吭,好像一切都与他无关。三哥的女儿小日抱着孩子一只手拽着她奶奶,我妈就在车里晃来晃去的怎么也坐不稳的样子……
  我不记得父亲在哪。但我听见了他说的话,他说,你们冬天不知道冷夏天不知道热啊。那口气是对孩子们的一百个不放心……
  车里也坐着弟弟,他坐的最高,我不记得他做了什么,但他的样子很高兴,头抬得高高的。妹妹却坐在车里找东西,不停的找,惹得大家都很烦她……
  早晨醒来,我还沉浸在那个并不温馨的梦里,含着泪我仔细回忆、编辑那梦,并自我解析它,我害怕家里会再有什么事情发生。母亲的晚年归宿是家里的大事,母亲高寿,她的子女们最小的也到了中年。老大老二因得过病而回归真我,他们与母亲无法相处。我对有文化又做了多年国家干部的大哥的越老越没有主见、越来越偏执而无法理解,我努力用“没有不孝的儿女,只有不和的脾气”去谅解他们,我不认为大哥不孝顺,但他的孝顺只剩下了钱。所以才会出现梦里大哥忏悔的眼泪和二哥对“手指”暗示性的自我解释吧。
  三哥心底善良,性格简单,但他有位居“中间”的心理情结,他总是认为他一贯站在家里无关紧要的位置上,家里没人拿他为重,很孝顺却也很忧怨。(中国散文网 www.city0773.com)
  四哥心眼实诚,孝顺母亲恭敬兄长,从不计较钱。他和二哥对“手指”一词的不同理解也正是手足之间这些年来因为母亲而出现的一些误解吧。二哥懂音乐,所以梦到他就和歌词有关,还有母亲是最后在他家被他撵出来的,他是否要向哥几个解释什么?在心理学上那纽扣与椅子都有一定的象征,在这里就不想说了。
  妹妹最小,她虽然能力最差,但为母亲却忙活的最多。感激妹妹一个人却尽了两个人的孝心,她代替了我这个远在千里外的姐姐。弟弟天生残疾,奉养老人与他无关,他一惯无忧无虑。
  那一辆马车就是我们共同的家啊,我们熟悉彼此的脾气,即使在梦里,即使那是从不存在的景象,但每一个人的表情、作为却仍然那么符合每一个人的个性。如果梦是愿望,那马车就是那个已然回不去的过去的家啊……
  梦常常是不可思议的,它往往像电影里的蒙太奇。但所有的梦都是心之所虑,我曾经多次解析过自己的梦象,这也是我的职业病吧。
  我总是认为亲人之间的血脉相连也会使生命的信息遥相感应,这感应也常常会由梦兆来预报的。果然,今天的上午我接到了女儿的电话,她说姥姥被三舅接去了。下午接到侄媳的电话说大侄的病彻底痊愈了,明天就可以出院了。我多希望每次接到家里的电话都是喜讯啊。
  
  篇二:寂静的远方——记梦
  远方,是个什么样的地方?远方,是否真的像人们说的那样美丽,那样神奇?在我的眼里无法看到想象中的天堂,虚幻的梦中却注意到寂静的远方。远方是白茫茫的一片,无光无热,只是一个朦胧的所在。
  难道那就是水墨的呈现?亦真亦幻,仿佛江南的玲珑。这是我心向往的地方,是天下皆无的所在。一个黑白的世界,却有着不逊于彩色的娇媚。看呀,那缓缓的水流,将要注入哪一条幸运的大河?百年的时光,慵懒地躺在幻化成的石板路上。石板染成了青黛的颜色,光滑细腻。是端庄的南国女子的纤纤莲步磨成的吗?还是温润的细流长期的造化?也许,在这个世界中透出一股《雨巷》的诗意。只是,那撑着油纸伞的丁香似的女郎,又在何方?
  此处无雨,也无风。走近细流,却发现,它是一条宽阔的大河。回头远望,江南的柔媚已远远在身后,取而代之的是茫茫的白雾。孤身一人,走过平静的河滩,却看见江面上有划动的扁舟。无奈烟雾氤氲,无法看清究竟是谁。但我很清楚,此时身在远古。远古总有一种浪漫神秘的气氛。突然,耳边想起了歌声。九歌的节奏鲜明入耳。莫非此为湘水?看来是没错了。湘君在此左顾右盼,他的眼神是多么焦急,他的脚步是多么急促!在水边搭起了一间香草房舍,又邀请众神欢庆。湘夫人在哪里?因为湘君的思念,她也唱起了缠绵的情歌。“美要眇兮宜修,沛吾乘兮桂舟。”已经装饰好美丽的容颜,将在急流中驾起轻巧的桂舟。那云中的东君也露出了脸,仿佛是要照亮湘夫人离去的路。但这时,江畔走来了屈子,怀中抱着沉重的石块。见此情景我泪流满面,但我无能为力。他,一个神的缔造者,将在此结束自己的生命。虽然百年后祭祀他的人络绎不绝,但此时他内心的孤独又有谁知?
  我与屈子一起下沉。我看到了后代的纪念。没有人忘记端午这个节日,包括与我同时代的人。但,我看到的分明是一张张冷漠的脸。为什么?清澈的水流承载着同样清澈的灵魂,向着远方奔流而去。我追不上他。于是便来到岸上。原来我已身处现代。热闹的江面上锣鼓喧天,龙舟在飞快地向前移动。每个人都心满意足地笑着。此情此景不由得让我想起了刚才宁静的江水。湘君与湘夫人的歌声还在耳边回荡。河边人山人海,竟然没有留下走路的空间。但,屈原在哪里?他又在哪一条龙舟上呢?他美丽的诗篇又有谁记得呢?这热闹的情景难道是给屈子的纪念吗?他会喜欢吗?不见得吧!后代早已忘却了你,屈子。但不要失望,忘记了又何妨?
  波涛汹涌,不再是刚才平静的流水。我总算是明白了。那黑白的水墨,是精美的新开户送体验金给我们营造的清新淡雅的世界。千年文化的积淀,一点一点地写出历史的沉重。我们忘掉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难道仅仅是屈子吗?屈子只是一个鲜明的例子。很少有人会因为这些东西的失去而惋惜,至少现在是如此。但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们的文化会就此沉沦,跌到万劫不复的深渊。的确,千舟齐发很壮观。可是,它能容纳的东西却很少。试问,在如今这个时代,谁还能真正的熟悉古代的伟大精神呢?我知道很多人会说这样的想法很迂腐,但真正迂腐的想法是全盘抛弃我们共有的精华。难道我们能否定这一点吗?
  黑白的水墨还在脑中浮现,意识却早已经清醒。滔滔的流水在轻声说出自己的愤懑。泰戈尔在他的诗中说:时代过去了,你还在倾注,而我的手中还有余量待充满”。那我们呢?我们是不是还有余量呢?如果是,请不要拒绝这绝无仅有的礼物。它是很难再得到的。拒绝了一次,没有下次机会。我们这一代不能成为挥霍的一代。无论如何,总要有东西能奉献给后人,不能让我们自己精神空虚。
  这也是千万个屈子的想法吧!
  于是行走在寂静的远方。在远方发生的一切,总不会再重演了吧!黑白的水墨,精神的寄托,还能在我们的手中重现魅力吗?但愿如此。
  
  篇三:仲夏夜记梦
  昨夜,一个拥有我美好初恋回忆的女孩飘然飞入我的梦乡。之所以称初恋而非暗恋,即使事实真的如暗恋,我也不愿这样去回忆它。不因为它永远占据着我心中最醇美芬芳的一隅,而只因它真真切切,馥郁甘甜。使我从不怀疑它的存在:如果幸福是遥不可及的,那它就在我的身边从未离开过。
  梦中我回到了梦乡,一样的乡村一样的路,一样的刻在骨子里的亲切围绕着我。一样的白雪一样的白桦,久违了的女孩仙袂飘飘而至。她的微笑清艳如雪中的玫瑰;一个慷慨的拥抱从从容容的将我的心湖激荡起来。它便如一滴晶莹的醇酒,舒散着神秘的芬芳穿过我的梦境,落在心湖之中。于是我心灵的湖水便荡起层层的涟漪,久久不能平静。
  这是一种怎样的惆怅呢?像是徘徊在天堂里的飞鸟,沉醉于天堂的光芒和美好而不愿返巢。像是迷失在拒绝生命的沙漠中的一滴甘露,沙漠于它是冷漠,是留恋,是视若无睹还是选择忘记?对于这炙热的无情,那甘露无私的献身,能否替沙漠带去哪怕一丝丝的清凉和甜蜜,或是对于生命的爱意?
  我的心就像那波澜不惊的湖水,还未品尝到醇酒的甘美,它便化了,碎了,不见了;那转瞬即逝的涟漪甚至将它唯一存在的印记夜带去了,没有回音,没有回忆,如消失在林里的歌,如飘散在远空的云。余波荡尽,流光逝去;时间夜成了冰冷的夜,看不到边,找不到路,等不到一丝希望和光彩。
  我的心又像那毫无生机的沙漠,还未感受到甘露的清凉,它便消逝了。也许不久我便会忘记者曾经的美,忘记了那甜美的微笑和拥抱,忘记了这个梦给我的嘉赏。于是湖水结冰了,消逝在湖水里的酒滴永远消逝;于是沙漠融化了,一切爱与生命望而却步。
  也许许多年后的某一天,当我再记起那个微笑那个拥抱,我是该抱怨它们曾带给我的惆怅,还是继续回忆心湖深处那朦胧的美?
  对于虚幻的美丽,无所谓爱与恨。
  对于生命的恩赐,无所谓奖与惩。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city0773.com/sanwen/942548.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